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02)【作者:凹凸人】
【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02)【作者:凹凸人】
字数:53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无耻小叔

  「放开我儿!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吴月娟边说边动作,先是施展轻功迅速来到杨伟面前,想一把抢下王南。但杨伟也不是省油的灯,伸出一只手便是一拳对着吴月娟打了过去。

  高速移动的吴月娟突然感到一丝冷辣的寒意,旋即撤回刚开始的位子,看着右脚上的冰尘。

  「你学会了寒煞拳?!」吴月娟面若千年冰霜的看着面前胁持自己儿子的杨伟问道,赶紧运功排除体内的煞气。

  「当然,对你那爱恨交加的情感,让我在练成这绝顶功法。」杨伟收起轻浮的笑容,一道锐利的眼神看着面前赤裸的吴月娟,眼底深处透露着深深的仇视。
  原来吴月娟与杨伟并不只是师兄妹的关系,更是情侣!

  曾经的你侬我侬,曾经的山盟海誓,都在那场灭堂之祸后变调了!吴月娟背弃了她的誓言与别人成婚生子!

  杨伟恨背叛她的吴月娟,却又爱着这个让她身心受创的女人,就是这种爱恨交织的情感而让他突破自我,终练成30多年来苦修的寒煞拳。

  寒煞拳为合欢祕法里拳、腿、剑、幻、暗等五大部分之一的拳法部分,练成者发出的拳头可使对手拳生经脉冻结,同时拳头里的煞气透过毛细孔侵蚀中拳者心智,轻则发疯,重则全身经脉尽断、发疯而死。

  看着杨伟那仇视的目光,本来面若冰霜的吴月娟突然变得娇柔柔媚,她轻柔而羞怯的对杨伟道:「师哥,我当时是一时鬼迷心窍,我现在知错了。孩子是无辜的,放下孩子,我们重新开始如何?」

  「师妹!这……这是真的吗?我们还可以……」

  杨伟那仇视吴月娟的眼神再听到她含情暧暧的声音后,顿时软化了下来,胁持王南的手臂的力道也轻了不少,而这一切都没逃过吴月娟的媚眼。

  「当然是真的啊!我们还可以回到从前。」吴月娟偷偷施展自己媚术,想依此搅乱杨伟的心神,缓缓移动脚步靠近杨伟。

  在靠近到不到50尺的距离时,吴月娟眼见机不可失,突然红润的嘴巴对着杨伟吐出沾着毒魂蛇唾液的毒针。

  未料本来看似被迷惑的杨伟突然嘴角付现一抹诡异的笑容,迅速把手里的王南对着毒针丢了过去,一声男孩的惨叫声传进了吴月娟耳中。

  「小南!!!」

  看着倒卧在地上的王南,吴月娟顾不得大敌当前,上前抱起他。

  「你醒醒啊!不要吓娘啊!」吴月娟的媚眼不断留着泪水随着叫喊声滴到了王南的安详的脸上,奈何王南随有呼吸,但却已无任何感官知觉……

  「一直听闻身为毒魂魔女的师妹的毒魂蛇针会让中毒者逐渐失去其三魂七魄,最后只剩一个昏迷的空躯壳度过一生。没想到师妹一生杀人无数,到头来这阴冷的招数却用到了自己儿子身上。报应啊报应啊,哈哈哈!!!呜呜……」看着吴月娟那伤心欲绝的样子,杨伟突然一下子哈哈大笑、一下子哭喊失声,竟一转身施展轻功盾走,半空中留下他些许疯癫痴狂的残音。

  泪眼婆娑的吴月娟抬头看着杨伟莫名消失的方向,内心的悲愤好似要从胸口喷啸而出。

  从小她就被师尊带回合欢堂作为鼎炉培养,16岁那年年轻貌美的她被师尊强暴了,美其名为成年礼。之后师尊把她送给师兄杨伟暖床,本以为成为性奴的日子将到来,意外的是杨伟对她非常好,真的非常好,而为了好生活,她也装作爱慕师兄的样子!但她知道她不喜欢师兄,不是师兄不好,而是她讨厌合欢堂的情绪在被师尊强暴的那晚后昇华为对整个合欢堂的人事物的恨。

  本以为自己已经脱离合欢堂,没想到最后还是因为合欢堂的关系让自己的儿子身受重伤,甚至可能此生都不再苏醒。但作为母亲的吴月娟想不了这么多,那怕只有一点渺茫的希望,她也会去尝试,但现下王家毁了,她身无分文……
  她迅速翻过脑海里的记忆,突然想到有一个人可以提供她救助王南的金钱援助,那就是她夫君居住在西边梧凉城的弟弟——王福!

  吴月娟很讨厌王福,传说他身为一个城池守卫队队长整天欺负百姓,纵情声色。这让她下意识连结到合欢堂某些弟子的所作所为,但为了孩子,她别无选择!
  傍晚,王福位於梧凉城城中部的房子大门传来阵阵敲门声。

  叩叩叩!

  「是谁啊!我要吃饭才来找我,不知爷要吃饭吗!」略显癡肥的王福不耐烦地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鹅黄色裙装且抱着一个男孩的美艳少妇,虽然她的脸上有点髒,让王福看不清楚她的五官,但那对明亮的丹凤眼却依旧掩盖不住面前少妇是美女的事实,而那穿着暴露且凹凸有致的身材却让他大饱眼福,尤其是胸前V型口子那道深邃雪白的乳沟更让他留下了口水。

  「王福,是我!」吴月娟冷淡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仔细一看竟是自己的阿嫂!

  「失敬!失敬!不知阿嫂来我这有何事啊?」

  「我们进去说!」吴月娟嫌恶的看着又矮又癡肥的王福,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他根本不可能踏进王福的家里。

  半刻钟后,吴月娟除了中间帮儿子解毒和遇到杨伟的事没提外,剩下的全向王福娓娓道来,听到王福满脸哀戚。

  「天啊!我大哥死的好惨啊,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阿嫂的!」王福举起手一本正经的对天发誓。

  「王福,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我想先向你借一笔医药费,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吴月娟的贝齿紧咬嘴唇,她不喜欢求人的感觉。

  「阿嫂,这……」

  「我知道你这些年贪汙收了很多钱,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见王福犹豫,吴月娟赶紧抢话道。

  「阿嫂,你是我大哥的妻子,我怎么可能收你钱呢?更何况我要的你一定给得起。」

  「你要甚么?」吴月娟猴急地问王福。

  「我们先吃饭如何?我们边吃边说。」王福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指引着吴月娟前往已摆满饭菜的餐厅。

  「但……」吴月娟根本没心情吃饭,想赶快谈正事,却被王福一把打断。
  「别再但了!吃完饭再讲。来人,在准备一双碗筷。还有把这椅子上的少爷带进去客房休息!」王福转身向后头仆人示意,同时向那位仆人使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眼色,仆人对着王福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约莫片刻,他们来到摆满一桌饭菜的客厅,而客厅里只有王福与吴月娟两人。
  「阿嫂,多吃一点啊。你饿了很久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应付正事。」王福一直夹菜给吴月娟吃,但自己却从刚刚一直不吃,沉浸在儿子问题上的吴月娟并没注意到异样。

  「王福,我们甚么时候才要讨论正题……嗯?」吴月娟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接着四肢开始无力。她美眸怒目看着面露小人得志笑容的王福。

  「你算计我!王福你对得起你大哥在天之灵吗?」

  「算计?我这是在替大哥好好照顾阿嫂你啊!来,让我亲一个。」王福冲上去扑倒吴月娟,开始用力的撕扯吴月娟的衣物。

  没两下子吴月娟那美好的肉体就完全展现在他面前,看着那对傲立在胸前的雪白大奶子,吴福急色的双手攀了上去,使劲的抓揉,但却总是无法那巨大如婴儿头颅的奶子给掌握住,雪白且充满弹性的乳肉从他的指缝中漏出。王福再往下看,那不堪一握的腰肢让人完全看不出眼前的美少妇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娘,而那双修长笔直的白皙美腿更是令王福突然有捧起来亲吻的冲动。

  王福感到自己的下体撑起了一个帐篷,好似随时会爆裂。他突然起身到一旁,这让本以为要被小叔强暴的吴月娟松了一口气,随即她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原来王福只是为了方便脱光衣服才起身的,当看到王福底下的巨雕时,吴月娟惊呼出声!

  王福本身又矮又癡肥,161的肿胀身躯在171的吴月娟面前简直是小孩子的身高,但他的鸡巴却是吴月娟看过最长的。在吴月娟人生经历过的四位男人当中,鸡巴最长的当属她的师傅,有18公分长。最短的就是她的儿子王南,只有8公分左右,但他只有7岁。王福目测却足足有25公分长!

  「嘻嘻,我的傢伙够大吧,阿嫂!?想不想尝尝看啊?会让你欲仙欲死的!」王福看着吴月娟惊讶的表情,得意的把自己的鸡巴在她面前甩了甩,如鸡蛋大小的紫黑色龟头对着吴月娟怒目而视。

  「我呸!你这无耻的傢伙竟想强奸自己大哥的妻子,你难道没羞耻心吗?」王福伸手摸了自己湿润的小脸,看着吴月娟美丽脸蛋上那不屑的表情,王福感到自己怒火中烧。

  他一把把桌上的饭菜全都扫在地上,把吴月娟丢在饭桌上,然后扑了上去坐在吴月娟的肚子上,伸手就是给吴月娟用力的一巴掌。

  「臭婊子!敢吐爷的口水,看老子怎么教训你。」说完便是用他癡肥的手在吴月娟姣好的身材上任意拍打抚摸,尤其是一对大奶子到处是红通通的巴掌纹,甚至用手指拉起吴月娟如豆大的深红奶头,那用力的程度让吴月娟感觉到自己的奶头快被拉下来了。面对着来自小叔的非礼,吴月娟使劲地想挣脱魔爪,奈何已身中王福软身散的她,全身一丝力气都没有,只能任凭王福的鹹猪手侵犯自己的身躯。

  王福摸了一会,似乎感觉不过瘾,尤其是吴月娟那微弱的反抗让他很是不爽,他又揍了吴月娟的肚子一拳,让吴月娟痛得哀哀叫并指着她的脸叫嚣道:「臭婊子你听着!如果还想我提供你金钱就儿子的话,就不要反抗。不然后果自负。」
  「你这样子对得起你大哥吗?」吴月娟既哀戚且愤恨地看着王福,奈何回应她的是王福无耻的笑。

  王福右手弹了一下吴月娟的奶头,左手则伸进她的两腿之间禁地,发现阿嫂早已经湿了。看着这次吴月娟没有反抗,他满意的道:「我不知道我对不对得起大哥,但我知道等等我会让你灀的哀哀叫!更何况阿嫂嘴上说不要,可是身体却诚实的很呢。」

  看着王福故意把沾满淫水的手放在她的眼前晃,王月娟所幸闭上双眼任凭摆佈。王福扳开吴月娟的双腿握住自己的黑色大鸡巴对准吴月娟的私密处,只是这个私密处不是吴月娟自己认为的阴道,而是她的缩在一团的屁眼儿。

  「我可是知道的喔!之前回王家时曾偷窥过阿嫂和大哥的房地之事,我那蠢大哥从头到尾都只会一招。我可知道一个更刺激的玩法喔~ 」王福故意让肉棒在吴月娟的屁眼四周转圈圈。

  「你想干嘛!?」

  吴月娟睁开双眼语露惊恐的看着王福,奈何只看到淫笑的王福说:「不想干嘛!替阿嫂的屁眼开苞而已!」

  一股剧痛突然袭上吴月娟的脑海里,屁眼上带着强烈的撕裂感与疼痛感,让她悽惨的叫了。

  「痛啊!!!快拔出来!」

  看着吴月娟屁眼滴下的处子之血,王福知道她已经得到阿嫂的屁眼处女,这更加刺激他的兽性,开始毫不怜惜的大力活塞吴月娟的屁眼,双手更用力拍打她那挺翘丰腴的屁股,痛的让平常几乎不流泪的吴月娟流下了眼泪。

  片刻后,吴月娟感觉到屁眼的括约肌已经麻木,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想排泄的感觉。随着王福的抽插,这股感觉越来越强烈。

  「王福,快拔出来。我想要排泄!」吴月娟使劲地拍打王福的双臂,王福似是故意的,本来在拍打吴月娟屁股的双手移到她的奶子上,开始使劲地抓揉,嘴巴甚至凑了上去用力咬住她的挺翘的右奶头,让吴月娟得又奶头渗出了血丝。
  在奶头和屁眼强烈排泄感的双重打击下,吴月娟肛肠里的秽物中喷啸而出,那喷发的力道甚至让王福的大肉棒退出了屁眼,一股腥臭的黄色液体夹带些许血丝从微张的屁眼像喷泉似的喷了出来,喷了一桌的黄色腥臭物体,有些还沾到吴月娟和王福的身体。

  「妈的!你这婊子让我的鸡巴都是你的屎味,还不快舔乾净。」王福用沾了屎味的鸡巴拍打吴月娟的脸颊,奈何有洁癖的她死活不肯开嘴。

  「难道你不想要医治你儿子的钱了吗?」听到王福语带威胁的声音,吴月娟含泪张开小嘴把王福的大鸡巴含了进去,一股兴臭臭酸的味道感充斥着她的嘴巴,让她立刻想呕吐。但王福并不给她这个机会,细长的鸡巴在她的性感小嘴用力冲刺,那长度甚至已经应顶到她的喉咙,就在吴月娟快撑不住时,王福拔出嘴里的肉棒。

  看着满是口水却已看不见黄色屎块的大鸡巴,他感到非常满意。他看向一旁正捂着喉咙不停咳嗽的吴月娟,到一旁拿起了早已准备多时的水递给吴月娟。
  「喝了吧!」

  正在喉咙难过的吴月娟毫不思考那起水就喝进嘴里,而这时王福抬起王月娟一条美腿,鸡巴又对准深红色的阴唇口磨蹭。

  「王福!你……啊!」吴月娟恼火的看着王福,这个畜生刚摧残完她的屁眼和嘴巴还不够,现在竟然还想继续摧残她的密穴!

  但不等她话说完,王福的鸡巴已经进入她的阴道里。

  王福可不管那么多,大鸡巴直接一插到底,开始放肆的挺动腰枝,肉体激烈的撞击声响彻整个客厅。

  随着王福的大鸡巴在她体内挺动,吴月娟肚子升起一股阴凉感,让她有股想撒尿的感觉。而这股冲动随即变成现实,在鸡巴与阴唇的交合处突然射出一道透明水柱并喷了王福的肥肚子。

  「看来我的利尿丸发挥功效了!」王福嘴巴凑到吴月娟的右乳吸吮勃起的右奶头边说,另一只手则在左乳乱无章法的抚摸。

  「那杯水被你下药了?」

  「阿嫂别担心,只是替你助兴的玩意儿。」不等王福说完,吴月娟又射出一道尿柱喷向王福的肥脸。

  王福吐出嘴里腥红的奶头,摸着脸上的尿水淫笑道:「继续这样喷我满脸可不行,改个姿势好了。」

  王福抓起吴月娟双脚的脚碗,把一对玉足捧到眼前,看着这白里透红的脚底板和小巧的脚指头,他先放到鼻子吸一吸,然后轻吻看的到青筋的脚背道:「真是一对不错的小脚。」

  说完便把吴月娟的双腿扛在肩上,双手抬起她丰满的屁股并开始卖力的冲刺,王福那长鸡巴让本就因为利尿丸变得敏感的阴道更加的舒爽,一连又喷了几次尿柱,甚至开始失神放浪的淫叫。

  「啊,用力点。干死月娟。」

  「喔喔,在顶里面一点,月娟要舒服死了。」

  「嗯哼……月娟不行了……又要泄了……啊啊啊!!!」

  王福的鸡巴在长时间的冲刺下,本已到达临界点。在吴月娟的浪叫下,她再也把守不住精关,一股脑地都射进吴月娟的子宫深处……

  半年后,吴月娟自从那天被王福强暴后,便在王福家里住了下来,王福依约定帮她请好的医生医治王南,条件是吴月娟要当他的性奴。奇怪的是,王福只准每个月让吴月娟看王南一次,而且是只能透过屏纱看着床上王南的背影10分钟,甚至每次都有好几个会武功的大汉在一旁守着。虽然很诡异,但为了王福能继续提供金援救她儿子,她都能忍下来。

  这天早上吴月娟一如既往的又是一早起床到王福的房间要替他洗脸洗脚,但不知为何的吴月娟从起来时便一直感到有种噁吐感,而这情况被王福知道,於是请了医生来看病。

  此时医生坐在床边为吴月娟把脉,良久,医生起身不断的对王福与吴月娟贺喜:「恭喜老爷!贺喜夫人!夫人这是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啊。」

  怀有身孕的消息如晴天霹雳般打得吴月娟不知所措,语带颤抖的说:「我……有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