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暑假的青岛之行】【短篇】【作者:晓芸】
【暑假的青岛之行】【短篇】【作者:晓芸】
字数:4800

             

  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雌性动物。没有被男人操过还是处女时,极少有春情荡漾的;一旦破身尝到了那种人间极致享受的性欢愉,就再也难以忘却那种滋味。
  晓芸自从高一时被看果园的光棍徐大安破了童贞之身,随着身体的发育张开,胸前一对小白兔渐渐也圆润饱满起来,小屁股愈发挺翘,的脸蛋儿也有了飘忽的一股子勾人媚态,真个是明眸皓齿,仪态万千;眼波流转间,常常勾得那些青涩男生们张口结舌,窘态百出。包括男老师们都觉得像晓芸这样明艳动人的女孩子,多看一眼都是亵渎。没有人想象的到,就是这样一个冰清玉洁、恍若不食人间烟火仙子般的女孩子,夜里常常回忆着在果园小屋被老光棍操得欲仙欲死的情景,伸手紧紧抠在夹紧的大腿间······有时候周末休息,趁着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晓芸仔仔细细的用温水洗干净了下身,拿了镜子照着自己的腿间阴户仔细欣赏半天;看着那粉红的透明般的两瓣小阴唇微微张着,一颗小小的粉豆豆露了出来,阴道口小小的,紧紧地闭合着,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晓芸就想起老光棍的粗大阳具,就想起那种死去活来的美妙滋味······思春归思春,晓芸的学习可是半点儿没落下。高考前的摸底考,晓芸每一次都是前三名,要知道镇高中虽是二中,却是全市的三所重点高中之一。晓芸在高考时正常发挥,考了668分的好成绩,被青山市一所国家重点大学录取了。父母高兴异常,给了晓芸两千块钱让她自己决定干什么。高考完正是夏天,离去青山市读大学还有近三个月的时间,晓芸决定去旅游。

  目的地是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除了是旅游胜地外,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晓芸的一个小姨林玉娟家在青岛。晓芸的妈妈没有亲,这个林玉娟是晓芸妈妈的干妹妹,比晓芸妈妈小7岁。俩人曾经是同事,家里关系很硬,几年就调到市政府去了。后来嫁到了青岛,虽不再你来我往,逢年过节仍是常常电话问候,十分亲密。因为有这么个关系,晓芸的父母也是十分放心她一个人去青岛旅游。

  坐车倒车,坐了一天的大巴,傍晚晓芸在长途站下了车,找个了公用电话给林玉娟打电话。林玉娟跟她说了个车牌号,说是她丈夫迟文刚已经等在站前接她。晓芸出去果然看到那辆车在路边停着,便走了过去。还没到车跟前,一个男人就下了车远远地笑着喊:「晓芸!晓芸!」晓芸快走几步到了车前,害羞地叫了一声:「姨夫···」迟文刚赶紧让晓芸上了车,问了几句累不累热不热之类的话,两人就直接回了家。路上迟文刚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说人接到了马上到家,到了一座三层的别墅前停下,林玉娟早就等在院里了,拖着晓芸就嘘长问短地,晓芸也笑着代妈妈给小姨问好。进了小姨家,晓芸算是见识到什么是有钱人家了。房子是临海三层别墅,在三楼能看见前边的大海;楼上楼下装修的那叫一个富丽堂皇,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农村的晓芸何曾见过这样的房子!见过,那是在电视里或者杂志上。

  林玉娟在楼下厨房忙活着做饭去了,迟文刚带着晓芸楼上楼下的一边参观房间,一边介绍家里的情况:因为是夏天,迟文刚两口子住在一楼的一个房间,图的是凉快。二楼的主卧次卧都没人住,他们9岁的儿子跟爷爷奶奶住在另一个小区,平常不回家,他们两口子也是一周有三四天下班去爷爷奶奶家吃饭,然后回来睡觉。说着听林玉娟在楼下喊吃饭了,俩人就一起下去。在两口子的热情中吃完了晚饭,林玉娟就安排晓芸住在二楼的主卧室里睡觉,晓芸连说不用,住客卧就行,小姨说:「这个大卧室有空调,晚上睡觉凉快;再说我跟你姨夫也不在楼上睡,放着也是浪费。」晓芸只好把包放在主卧的大床边。

  三个人又一起出门去夜市逛了半天,买了许多小玩意儿,回来都快11点了,于是睡觉。睡前林玉娟说她白天得上班,让丈夫迟文刚陪晓芸各个景点都好好玩玩;迟文刚自己开着一家外贸公司,有经理有秘书,根本不用天天去公司盯着。二楼主卧有独立的卫生间,晓芸冲了个凉。穿了一条宽松的短裤,一件小背心,躺在宽大的床上,又兴奋又陌生,半点睡意也没有,折腾半天才睡过去。

  迟文刚的父亲是老干部,刚刚从高位上退下来不久,在家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迟文刚凭借父亲的关系自己开了家外贸公司,获利颇丰。这个四十出头的男人长得倒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却是有一个特点:好。他本来在部队当兵,有父亲关照,前途光明。可惜因为弄大了军区医院一个护士的肚子,无奈转业到地方来。后来经人介绍跟妻子林玉娟结了婚。林玉娟长得身材模样都很漂亮,又善风情,闺房之中对丈夫温顺妩媚,迟文刚也就把心思都用在老婆身上,没有出去鬼混。今天一见到晓芸这样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孩子,一颗心不由得又活泛起来······第二天一早,虽是晚上没睡好,晓芸还是早早就醒了。她光着白嫩嫩的小脚丫轻轻打开房间门,在楼梯口听了听楼下林玉娟两口子还没起床,便又悄悄回了房间。睡是睡不着,晓芸就好奇地打量起这间大卧室来。床边上是一排壁橱,上边搁置玩物,下边有橱门,应该是放衣物的。晓芸就拿起自己的包,打算放到下边橱子里。拉开橱门,晓芸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猛跳起来,橱子里竟满满地一堆情趣衣物!透明的三点式乳罩、几根带子系成的内裤、渔网一般的长······最离谱的是还有几只玻璃做成的假阳具!惟妙惟肖,晶莹剔透,却是有一种别样的淫靡气氛。晓芸几乎呆住了,半天反应过来,慌乱地关上橱门,赶紧听听楼下有动静没,做贼般心虚。听到一切正常,晓芸这才放下心。原来只在网上见过的情趣玩具,竟然地放在眼前!这让尝过男人滋味的晓芸心里如长了荒草般凌乱,忍不住想象这些东西应该是林玉娟夫妇欢爱时的用具,那穿在身上应该是何样的风情?在房间里转了几个圈,按捺不住,又悄悄拉开橱门,轻轻拿起几件内衣丝袜翻看起来;有沙质透明的,有蕾丝系带的,有细小丁字裤,有开裆网眼袜······当真是闻所未闻,直把个晓芸看得心惊肉跳,忍不住下身都有了感觉,阴户湿滑泥泞起来。最后她的目光盯在那几根玻璃制成的假阳具上,伸手却又犹豫着,最后才拿起一根弯翘着模样的,入手凉凉的,透明闪亮,龟头翘着,尾部还有一个环,穿着一条带。晓芸不由得把玩着入了迷,真是又粗俗淫秽又如艺术品般高雅,让人欲罢不能。晓芸把橱门小心关上,只拿了那根玻璃阳具来到床上坐着把玩不已。

  房间门突然被敲响了!

  「晓芸,起来了吗?」

  是迟文刚。晓芸慌乱地没地方藏那根玻璃阳具,只得塞进枕头底下,应了一声去开门。迟文刚笑着说:「睡得还习惯吗?」晓芸答应着说还好。迟文刚说林玉娟怕打扰晓芸睡觉,悄悄去上班去了,让迟文刚带晓芸出去好好玩。

  晓芸还没换衣服,依然是短裤背心,雪白粉嫩的肌肤让迟文刚欲火直窜,他也就故意说看看新闻随手打开了床边的电脑,心思却不在电脑上,没话找话的不时跟晓芸拉两句。晓芸只好去卫生间洗脸刷牙,哪知道洗漱完毕后迟文刚让她去楼下吃早餐,说自己跟林玉娟已经吃过。晓芸无奈下楼吃饭去了。

  等晓芸吃完早餐回到房间一看,不由得心慌如鼓:迟文刚竟然给她把被子叠好了!枕头也是放在被子上边端端正正,哪儿还有那根玻璃阳具的影子!迟文刚倒是没说什么,一边往外走一边让晓芸换衣服,说带他去海边玩。晓芸一看事已至此,索性不管,换了一件白色连身短裙就下楼了。

  迟文刚一路上边开车边兴致勃勃给晓芸介绍着青岛的名胜,丝毫看不出尴尬。俩人去玩了海底世界,又去了奥帆赛场,拍了许多照片。晓芸还是第一次见到数码相机,觉得十分好玩;女孩子尤其是像晓芸这样的漂亮女孩,那个不喜欢拍照,玩的不亦乐乎,早就忘记了早上的尴尬。快到中午时,林玉娟打来电话,说是政府有安排不能回家吃饭。迟文刚便说带晓芸去劈材院吃小吃。结果吃饱了肚子一看,还不到十二点,俩人也有些累,驱车回了家。

  一进房间,晓芸又记起了那根玻璃阳具。迟文刚就在电脑上摆弄上午拍的照片,还喊晓芸一起欣赏。俩人凑在电脑前看照片。看到一张晓芸坐在草地上的照片,晓芸穿的是短裙,坐在草地上竟然露出了粉色的小内裤!晓芸大是尴尬,伸手去摸鼠标,小手却被迟文刚一把攥住,晓芸慌乱地往外挣,却是挣不脱,看向迟文刚那如喷火般的双眼时竟是一时呆住了。迟文刚顺势就把她按倒在旁边的大床上,一只手沿着晓芸修长白嫩的大腿摸了上去。晓芸慌乱地娇喘着,一张小嘴儿只是低低地叫:「姨夫···姨夫······」等迟文刚吻在她的耳畔粉颈上时,晓芸彻底迷乱了,一双玉臂搂住迟文刚的头,娇躯扭动着,配合男人的扯拽把连身短裙给脱了下来。迟文刚拿掉晓芸胸前的小罩罩,右手在那两团粉嫩娇挺上摸了两把,顺势滑下,扯掉了晓芸的小裤裤。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一具四十多岁的男人的躯体已经把十八岁女孩子白嫩粉团般的娇躯压在了床上。很快晓芸觉得双腿被分开,接着下身一痛,许久没进来过男人的紧窄花径钻进了一根长长的家伙······晓芸的下身阴道又紧又窄,天生如此,直到结婚后还是这样,更何况此时十八岁的她仅仅被徐大安那个老光棍操过几次,跟处女几乎没什么差别,只是少了那一层膜而已。爽的迟文刚性致勃发,几回合下来就忍不住射进了晓芸的阴道深处······射完精的迟文刚并没有把肉棒从晓芸的身体里拔出来,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软掉,还是坚硬挺直!这对于纵情声色的迟文刚来说简直就是奇迹,只有二十多岁年轻时有过这样的情况。或许是因为操的是自己的外甥女?抑或这一身媚态的小丫头的阴户是天生宝贝?男人的雄风不可抑止地疯狂起来,把晓芸白嫩柔软的娇躯翻过来,抓住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就朝挺翘的浑圆小屁股中间操了进去······因为刚刚在晓芸的身体里射过一次,迟文刚的第二次冲刺就持久的多。他抱着晓芸白嫩嫩弹性十足的两瓣翘臀拼命地撞击着,啪啪作响。晓芸银牙紧咬,双臂撑在床上,挺腰撅臀,承受着身后男人如打桩般的撞击。迟文刚算是玩过女人无数了,也不是没操过处女;可是像晓芸这样的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身材不说,阴道简直就像一只滑滑的小手紧紧地攥着他的大肉棒,舒爽至极;花心又浅,每一次深插都能撞在那一团宫颈肉球上,一触上就被吸一下,弄得每一次都忍不住就要狠狠地射出来。迟文刚简直是又爱又怕,性发如狂,直想把自己的大龟头送入这小骚屄的子宫中去······俩人云雨完毕,迟文刚从床头的柜子里摸出那根玻璃阳具,笑着在晓芸眼前晃动,羞得晓芸臻首深埋,再也不肯抬起头来。迟文刚也就不再逗她,大手在她胸前的丰挺蓓蕾上拨弄着,把玩着,爱不释手。俩人洗了澡,穿好衣服,如情人般偎在阳台的吊篮里说着甜言蜜语。一个是春心初绽,一个是情场老手,把个晓芸逗弄地不时咯咯直笑,更加迷恋这个刚刚在自己娇嫩子宫里播种的男人了。

  迟文刚四十多岁了,心思老成。他开车带晓芸跑出老远买了药让晓芸吃下,还问了晓芸的月经情况,买了长效避孕药让晓芸放好,毕竟晓芸才刚来青岛,日子还长着呢。晓芸人生第一次认识了这东西,在以后的许多年里,她几乎没间断过服用。

  晚上吃过晚饭,林玉娟拉着晓芸在沙发上闲聊。迟文刚开始还小心翼翼,生怕晓芸露出什么马脚,后来见晓芸谈笑自如,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般,便放了心,说累了先回房休息。林玉娟晚上就跟晓芸一起睡的。第二天是周六,他们9岁的儿子也回了家。这小家伙嚷嚷着去游乐场,四个人便出去疯玩了一天,晚饭都是在外边吃的,把儿子又送到了爷爷家,回来就各自洗洗睡了。第二天虽是周末,林玉娟因为要陪领导去一个企业视察,早早就走了,估计很晚才能回。

  老婆前脚出了门,迟文刚随后就爬上了晓芸的床。晓芸正睡着呢,眯眼一看是迟文刚,虽有过肉体交合之欢,仍是羞红了小脸儿,蒙着被子任他折腾。迷迷糊糊地被剥了个一丝不挂,坦胸张腿。海棠春睡的妩媚娇态挑逗得迟文刚小弟弟一柱擎天,饿虎扑食般趴在了女孩儿的青春玉体上。等那一种如升天般的满足感在体内荡漾开来,晓芸双臂紧抱着男人,一对儿白白的奶子挤在迟文刚胸前,两条玉腿也是缠在男人的腰上不肯松开半分。这样年轻貌美的少女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啼,让迟文刚性发如狂,直干了小半天,鸡巴再也射不出什么来方罢。

  如果说16岁那年被徐大安破身时是情窦初开,那么这次迟文刚的肏入算是唤醒了晓芸身子里那种深藏的淫荡欲望,自此晓芸的性欲被彻底激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忘记时间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